第十章

    五富只要和黄八在一起,言必称我刘高兴。他说我脚心有颗痣,脚踩一星,带领千兵。他说我的胃是牛胃,能反刍,反刍的时候计谋也就出来了。他说我过目不忘,一张报一会儿就能看完,报上刊登的招聘公司电话,店面出租电话,婚姻介绍所电话,统统记得。我曾经给五富说过韩大宝,我说韩大宝如果是鱼,那是鲨鱼,如果从政,科长用的是处长的权,他当不了副手。五富把这话就又套用在我身上。五富说:我谁都不服就服刘高兴!五富给黄八吹牛的时候,我是听到了的,但我故意不做声,也不去干扰,一个群体需要一个群体的权威,我觉得五富和黄八应该有树立领袖的意识。

    这一天清早起来,五富和黄八同时在厕所小便。他们两个人小便都是远离便池,而且撅着屁股,否则尿股子就会冲到墙上。他们的尿像水枪一样将一堆蛆冲得七零八落了,黄八问五富夜里做梦没,五富说做了,但做的是啥醒来就忘了。黄八说我没忘,一个城里的女娃走着走着高跟鞋断了跟儿,我就让她坐在我的架子车上,我说你咋不穿个红衫子呢?醒来才明白梦从来不带彩儿的。五富说:胡说,梦带彩儿哩,刘高兴做梦就带彩儿的!五富就又给黄八讲了许多关于我的例子,比如,我们去看电影,又都不想买票,没有票他就不敢进去,我却大摇大摆地进去了,进去时还拍了拍收票员的肚子,收票员是个大肚子。比如,一样的时间,一样的拉着架子车转街,我就是比他收到的破烂多。再比如,我们骑自行车下一个慢坡摔倒了,他赶紧往起爬,我说:甭急着起来,既然摔倒了就看看地上有没有啥东西要拾的。天呐,这真的就拾到了一个硬币,五分的!再再比如,你拉了架子车从街巷走,你注意啥了,你会注意哪儿有个空塑料瓶子,哪儿有人提了个垃圾袋子,而我走过去了,问起这条街有什么店铺,知道,店铺里卖什么货;知道,卖货人长个高低肥瘦都知道。

    五富满脸的严肃,说:你可别惹他!

    黄八说:我不惹他,我也不惹你。

    五富很高兴,他一高兴就要吸烟。五富还津水淋淋地从嘴里取下烟卷儿给黄八吸。黄八是不吸烟的,但黄八也受宠若惊了就吸完了烟卷,竟吸醉了,咯哇咯哇呕吐。

    我数落了五富:你欺负黄八啦?五富笑得眼像掐出的缝儿:没本事,一个烟卷就撂倒了!但这一天黄八没有上街,五富也没有上街,在家服侍黄八。到了下午,黄八恢复了,很感激五富,五富就骂道:我一天没出工,你得赔我二十元钱!黄八说你哪儿能挣来二十元钱?五富说挣不来二十元总能挣十元吧,给我十元。黄八说我早晨吃了昨天的剩饺,全吐了,饺子是六元。五富说那也得给我四元呀。黄八不给,五富就来口袋掏,黄八的力气比五富大,但五富一挠黄八的胳肢窝黄八就软了,五富在口袋没掏出钱,黄八说:是没钱,我可以帮你办事。

    五富有什么事需要让人办呢?想来想去,想到了五道巷家属院的门卫。于是,他们就偷偷实施着他们自以为得意的复仇计划。

    在翌日的中午,黄八拉着架子车来到了兴隆街找五富,两人就一起到了五道巷家属院。黄八有个特点,迟早都戴了个绿色安全帽,他说十年前在水库工地当炮子,安全帽戴惯了就卸不下来。五富说:要么村长霸占你老婆哩,你早早给你戴绿帽子么!黄八当下翻了脸,骂了:狗日的!五富说:你骂我?黄八说:我骂西安城哩,没有这西安城,我能把老婆留在家里?五富说:你没给你老婆说你出来是为她挣钱的?黄八说:挣他娘的×钱,挣的钱在哪儿?那些富人开着小车,戴着金链子,装着信用卡,喝着茅台,他们那么多钱了还是揽钱,扫树叶一样揽钱。钱也是势利鬼,谁钱越多它越往那儿去!五富说:那你就不要戴这个帽子么。黄八说:不戴我头疼。五富就笑,诡秘地笑。黄八说:你别笑话我,五富,你敢拍腔子说你老婆就能守住空房?这下轮到五富生气了,脸一黑,说:你走吧,你走,我用不着你跟我去家属院了!真的掉头就走。黄八却赖着脸说:你都说了我,我还不能说你?不识耍!两人重归于好。

    到了家属院门外,五富和黄八都不敢直接去门口,绕在马路对面的树后观察。果然从家属院里出来一个蹬三轮车的,三轮车上有一个筐子装着青菜,却也有三大捆废报纸和旧塑料管,到院门口把一些青菜交给了门卫。五富琢磨了半天,恍然大悟,门卫之所以不让他进院,让卖菜的进院收破烂就是贪图人家给的菜。五富说:门卫都这黑的!

    黄八主张挡住那卖菜的,捶一顿,他就不敢收破烂啦。

    五富有些为难,收破烂的打收破烂的?

    黄八说:李逵打不得,还打不得李鬼?

    但卖菜人蹬着三轮车已经出了大门走远了。

    门卫就坐在凳子上摘韭菜,一边摘一边唱了秦腔:为王的打坐在……

    黄八说:唱你娘的×!他说扔一个石头过去,他手头准,砸着了就跑。

    五富还是不同意,说石头没长眼的,万一打中了头,打翻了,那可是你扔的,与我无关。黄八说:有了!五富说:咋有?黄八给五富叽咕,五富说行,这你得去买。黄八说给你办事哩还得我出钱?五富说我头疼,真的头痛,你去买了,我给你买个瓜,用手比划了一个盆子大的圆圈。黄八去一家杂货店去买一管复合胶了,五富却自己恨自己:怎么就比划了那么大个圆圈呢?

    买了复合胶,马路这边的五富看着门卫拿了菜进了门房,一声咳嗽,黄八猫一样蹿到院门口,在那凳子面上涂了胶水,撒腿横穿马路。一辆汽车戛然而止,黄八是闪过了,司机却伸头唾了他一口:寻死呀?!黄八看着汽车开远了,却骂:你才寻死呀,前边有个立交桥,你从桥上栽下去!

    他们终于看到了精彩的一幕:门卫从门房出来,一屁股又坐上了凳子,还在唱:为王的打坐在……觉得不对,用手在屁股下摸,立即跳起来,而凳子就吊在屁股上,用力一拉,裤子扯了。

    门卫被报复之后,五富兑现了承诺,他买了个西瓜,但西瓜是大棚里培育的西瓜,蛮贵的,只买个海碗大的,而且坚持拿回剩楼要等着我回来一块吃。

    我回去的时候,黄八在打扫着楼梯,五富却头塞在水龙头下洗。我说:五富你又虚火啦?

    城市生活我们最害怕的是生病,五富隔三差五就便秘,一便秘牙疼头疼,我知道他过不惯这里日子,总是紧张又老在想家,虚火就上升了。除了买几片止痛片,他不愿意去看医生,认为那都是黑诊所,让我拿瓷片挑破他的眉心放血,或者拔火罐,或者用凉水浇头。

    我问五富是不是又虚火了,五富说下午头痛得很,脑壳子像要裂开,现在不疼了。我说:噢。脱了鞋歇脚,五富却问我:你知道啥能治病吗?我说:得是又让我给你眉心放血呀?五富说:不是,我问你除了放血拔火罐洗头还有啥能治病?

    可能是我习惯了回答五富的疑问,也是我好为人师吧,我就咳嗽着清嗓子,告诉着五富,也让黄八不要扫楼梯了过来听着,我说:你们两个不是今日头疼,就是明日牙疼,要么是没话说寻着话说,一说话又掐得像一对公鸡,你们知道这是为啥吗,不是你们吵架,是肝和肝吵架,肝火都太旺么。啥还能治病?一是心要放坦,既来之心安之,精神放松。二是多做些好事。三是……我还要讲第三条,五富抢着说:有些事能把人怄死,有些事却能治病哩!他说得莫名其妙。我怔了一下,他们一对视,竟呱呱呱地笑起来。我说:严肃些!五富说:这事严肃不了。两人就争着叙说报复门卫的经过,说完了,五富说:怎么样,我们是这个吧?他乍起了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哦,原来是这样。我不赞成他们去报复门卫,我更不能容许他们以这样的神气对待我,我朝着他们伸出了小拇指头,又在小拇指上唾了一口,我说:下三烂!

    我的态度使他们出乎意料,就像给他们当头泼了一盆凉水,但他们是不能违抗我,口里就支吾开了,说那总得出口气呀!我说出了气你更进不了家属院!五富说不进就不进么。屁话!我训斥五富,你是来拾破烂挣钱的还是来和人赌气的?你五富不爱钱么,你和门卫致气是和钱致气么!我看见五富的身子往下缩,像一棵草在枯萎,他的可怜相出来了,眼睛看着我,我想到羊被屠宰前的眼睛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说:那你说咋办?

    我说:寻着我了吧,背着我不行吧?

    他说:不是要背着你,我害怕去了打架,我和黄八可以打架,你不能打架,你打不过人家又挨不起人家打……

    我说:毛主席是不是军事家?

    他说:啥意思?

    我说:毛主席一辈子没拿过枪!知道不?!

    五富当然看过有毛主席的战争电影,他知道毛主席从来不拿枪,但他不知道我突然说起毛主席是什么意思,他开始语无伦次地嘟嘟囔囔,如在沙锅里熬米汤,无非还是门卫欺负我而你不让报复,那怎么到家属院去,你能让我进了家属院?我没接他话茬,去,把我的布鞋拿来。五富却对黄八说:拿去!黄八上楼取了布鞋,让我穿了,又把皮鞋拿上楼去。

    我们开始吃那个西瓜。挣钱的时候可以忘掉吃喝,吃喝的时候可以忘掉挣钱,一说吃西瓜,黄八一挥手说:吃,不说啦!我和五富也挥了一下手:不说啦,吃!因为西瓜是五富买的,五富就来了自豪感,他亲自操刀切瓜,一颗瓜分成了三大份。但三大份没有切匀,他把多的一份切下一片塞到了自己嘴里,没想这一份又显得少了,再切下另一份的一片,看了看,又是塞到自己嘴里。黄八就躁了,骂现在当官的贪污哩你五富也多吃多占,你再分就全让你一个人吃了!便抓起一份吃起来。

    黄八吃瓜是不吐籽的,嘴来回呼噜几下,一大份瓜就下肚了,然后痴着眼看五富吃。五富偏细嚼慢咽,几乎是在拿舌头在舔,舔一下,说:城里的瓜到底比乡里的瓜甜!我说:城里在水泥板上种瓜呀?!呛得他再不言语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贾平凹作品 (http://jiapingwa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